最好的作品

最好的作品(最好的作品800字作文记叙文)

新华社北京1月28日电 题:“创作这个时代最好的作品,为奥运喝彩”——访国画名家范扬

新华社记者郑昕、卢羽晨、高萌

看着脚踩冰刀的孩子们在冰面飞舞,坐在一旁的国画名家范扬拿出笔,让墨迹在纸面飞舞。北京冬奥会开幕在即,担任“为奥运喝彩”艺术总顾问的范扬近一段时间接连走访了好几座冬奥会赛场和大众冰雪场地。作为体育迷的他,既是采风寻找灵感,也在感受着冬奥氛围。

艺术地展现运动员风采,给人带来美好与憧憬,曾任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副院长的范扬日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我会用自己的画笔,记录下对冬奥会和奥林匹克运动的一种认识。”

(小标题)爱画体育,更爱体育

一幅《七彩飞虹——首钢滑雪大跳台》是范扬本次采风归来的最新作品之一,画中虽未出现一名运动员,但近处色彩绚丽、造型遒劲的“雪飞天”和远方国画风格的群山遥相呼应,令冬奥会赛场的恢宏大气跃然纸上。

“速度与激情在我的体育绘画里得到了表现。”范扬说,他对体育题材并不陌生,正相反,画体育占据了他创作的很大比重。“一般人以为中国画家都是画竹兰梅菊或者高人雅士,但其实体育我画得很多。”

作为“顾拜旦奖章”获得者,范扬对体育题材创作的热情由来已久。东京奥运会上,范扬用16天画出了70多幅作品,为了记录中国健儿夺得38枚金牌的每个瞬间,他经常是看完比赛直播后彻夜构思、下笔,为中国军团助威喝彩。在日常创作中,体育也给予了他很多灵感。

范扬坦言,热衷于描绘体育题材,是因为自己就是个体育迷,“不仅看体育比赛,自己也从小参与”。他说自己从小就喜欢翻跟头,前手翻和鲤鱼打挺的动作都十分娴熟,还差点被当地体校教练挑走,后来在学校也踢过足球、打过乒乓球,是同学中的“体育明星”。

“我属于比赛型选手,比赛时要比平时发挥还好。”他说,“虽然后来没走上体育的道路,但是我现在画体育也是当作一种弥补吧。”

(小标题)“体育与美术的极致体验是共通的”

在范扬的创作生涯里,朱婷、姚明、梅西、贝克汉姆等体坛人物都是他笔下“常客”。这些年来,冰雪运动员也走入他的视野,无论是中国的武大靖、隋文静还是外国的羽生结弦,体育人之美都在他的挥毫间更见灵动。

其中,他尤其认可一幅速度滑冰奥运冠军张虹的肖像。这位身材颀长的东北姑娘在范扬笔下动作舒展、眼神坚毅,强势夺魁的霸气一览无余。细看之下,画作中英姿飒爽的张虹双手五指张开,与一般运动员手指合在一起的冲刺动作不尽相同。

“后来张虹告诉我,她的技术特点就是这样。”范扬说,“可见速滑的魅力不但在足尖,也在指尖。”

有如此细致入微的观察,除了得益于艺术家的敏锐,也源自体育与艺术有共通之处。在范扬看来,体育与美术都在追求一种极致的体验,“有激情才有创造力”。

“运动员做动作时往往都是最美的。比如说,一个羽毛球运动员跳起来这样打的时候,身体像反弹的弓一样,他的蓄势待发还有扣杀这些动作都特别美。”范扬手舞足蹈起来,几乎要站起身来模仿这个动作。他继续说:“反过来也是一样,像绘画创作,画得最顺手最美的时候,也就是最有力量的时候。”

范扬坦言,这种力与美的展现,就是创造愉悦与极致的过程。“当我达到了这个高度,我体验了在(创作)高峰上的快乐,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境界。”范扬说。

(小标题)用“世事绘”述“中国道”、抒“中国情”

范扬还有一幅体育题材作品广受讨论,那就是《拔了火罐的飞鱼》:比赛中的游泳名将菲尔普斯肩头印着一个个拔火罐后的痕迹。只添寥寥几笔,中华文化就得到充分展现。

“我觉得事情虽然很小,但一滴水能反射太阳的光芒,从这么小的事例中就能看到中医药在全世界得到的认可。”他说。

古人云“文以载道”“诗以言志”,书画艺术作品同样是反映画家人生阅历和思想境界的一面镜子。出身诗书画世家的范扬把传承中华文脉作为创作主线,还把自己观察国家发展与社会百态所记录下的作品,统称为“世事绘”。

在他看来,眼下的北京冬奥会就是展现这个时代再好不过的样本,因此接下“为奥运喝彩”的艺术总顾问一职,以艺术家身份为北京冬奥会以及奥林匹克运动鼓与呼。

“这次我不仅要画中国的金牌运动员,还要画银牌和铜牌的(运动员)。”范扬说,他对北京冬奥会充满期待,希望中国运动员取得很好的成绩,也希望所有健儿们都能赛出水平。

在关注冰雪运动健将之余,他也把大量精力投入冰雪运动的推广,不仅绘制了不少群众参与冰雪运动的作品,也带着学生前往各地雪场、冰场写生,举办讲座,让更多文艺界人士和爱好者了解冬奥会。

“我的原则就是要创造这个时代最好的作品,但是我们不能偏离我们这个民族的主体文脉,这是民族文化的智慧的结晶。”范扬说,弘扬中华文化,弘扬奥林匹克精神,包括他在内的不少艺术家都正在朝这个方面努力。

“所以要‘一起向未来’。让我们一起‘为奥运喝彩’。”他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