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聊发少年狂

三个人的电影,上一篇我们从玛丽亚皇后的角度去看待这段感情,今天,我们换个一个角度来看看那段往事。

1859年,正值壮年的亚历山大二世在剧院遇到了一位夫人带着一个可爱的10岁小萝莉。夫人让女儿上前给皇帝陛下问安,于是“女儿控”亚历山大二世很温柔地低下头看着这个可爱的萝莉说:“你叫什么名字,我的孩子?”

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树梨花压海棠

叶卡捷琳娜·多尔戈鲁斯卡娅

小萝莉笑得萌萌的,她一点也不害怕这位络腮胡大叔,大方地回答:“我叫叶卡捷琳娜·多尔戈鲁斯卡娅,但平时在家里大家称呼我卡佳。”

事情的开端是一个温柔帅叔叔和天真萌萝莉的相遇,谁也没想到几年后会变成一场跨世奇恋。

成为沙皇的情妇

多尔戈鲁科夫家族是俄罗斯的贵族家庭,这也是小萝莉能上前跟皇帝大叔打招呼的原因。小萝莉长大之后进入了维拉和斯莫里努女学院学习,当她16岁的时候,多尔戈鲁科娃再次遇见了亚历山大二世,结果,沙皇沦陷了。他安排她成为皇后玛丽亚·亚历山德罗芙娜的女官,想要和她发生关系,但是心高气傲的卡佳并没有如沙皇所愿,她一边深受位高权重的亚历山大二世吸引,一边并不甘心沦为沙皇众多情妇中的一个。

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树梨花压海棠

叶卡捷琳娜·多尔戈鲁斯卡娅

但是现实中的压力比想象中还要更大一些,她的母亲一直催促她不要错过机会,毕竟家里已经大不如前了,成为沙皇陛下的宠姬之后,就可以母凭女贵重振家业。卡佳心里乱糟糟的,而这个时候亚二培养多年的长子尼古拉脑膜炎去世,他本人又再次遭遇暗杀,显得十分悲痛萎靡。卡佳被皇帝“痛苦”打动,于1866年7月成为亚二的情妇。

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树梨花压海棠

卡佳和亚二

据说在得到尔戈鲁斯卡娅那天晚上,亚二对卡佳说:“唉,我没有自由。但我一有机会就要娶你为妻,因为从今以后,我在上帝面前把你当作我的妻子。”

老房子着火难舍难分

亚历山大二世自从和卡佳在一起,就仿佛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他曾经给卡佳画过“裸体”素描,也写了很多赤裸裸的情书给卡佳,里面那些露骨的描写让人相当不忍直视。(怕被和谐,图就不放了)1872年和1873年,亚二和卡佳的连续生下了儿子乔治和女儿奥尔加,为了让自己的私生子获益,亚历山大二世特别颁布了一项法令,使这两个孩子合法化并被赋予了尤里耶夫斯基的姓氏和名正言顺的封号。

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树梨花压海棠

亚二、卡佳和他们的两个孩子

自从有了卡佳,亚二也不花心了,一颗心都放在年少的情妇身上。如果只看以上的情路历程,我不得不给这段老少恋鼓掌,但不要忘记,亚二是有老婆的,他的皇后玛丽亚虽然身体不太好,也连续给亚二生了8个孩子,在他和卡佳颠龙倒凤的时候,玛丽亚是谁?

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树梨花压海棠

叶卡捷琳娜·多尔戈鲁斯卡娅

卡佳把他们的小家安在了冬宫附近,亚历山大二世每周会去见她三、四次。作为妻子,玛丽亚早就知道枕边人的多情,但在男权社会,她能做什么呢?忍气吞声,装聋作哑,直到亚历山大二世以安全为借口将多尔戈鲁科娃一家搬进冬宫,玛丽亚大受刺激,身体每况愈下。

踩着前任尸骨上位的爱情

有一种传言,说亚二把卡佳的卧室安置在皇后寝宫的楼上,病体沉重的玛丽亚皇后每天都能听见丈夫私生子的脚步欢快地在头顶响起……我不知道亚历山大二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可能对于沙皇来说,觉得玛丽亚理所应当做个贤惠大度的皇后,对她的内心世界并不关心。以丈夫为天的玛丽亚心里饱受着丈夫对她忠贞的爱情的侮辱,到了后期她仿佛放弃了一般任由自己的身体败坏下去,终于在一个凌晨无声无息的死去了。

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树梨花压海棠

玛丽亚皇后的葬礼

亚历山大二世显然是愧疚的,毕竟玛丽亚也是他主动求娶的皇后,且一生并未有任何过错。可是卡佳此时就显出了凉薄的一面,她丝毫没有愧疚之类的情绪,反而喜形于色的和亚二讨论起他们的婚礼。她的喜悦被亚二的儿子亚历山大三世和妻子达格玛看在眼里,心里对这个间接害死的母亲的女人有了深深的反感。

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树梨花压海棠

叶卡捷琳娜·多尔戈鲁斯卡娅

在玛丽亚皇后去世后仅40天,亚历山大二世就和多尔戈鲁卡娅秘密结婚。因为是贵庶通婚,而且还是在先皇后去世40天就急急忙忙地举办婚礼,贵族们都鄙夷的不愿意出席,亚历山大二世的婚生子们也没来,只有亚历山大二世在婚礼上满含深情地对卡佳说:“我用了14年的时间等待这一天的到来,我害怕失去幸福!希望上帝不要过早地剥夺我幸福的日子。”

一语成谶,8个月后死亡

亚历山大二世在和结婚后好像焕发了第二春,他走到哪里都带着卡佳,还把她介绍给王公贵族和大臣们。但绝大部分人的反应非常相似,当面笑嘻嘻,背后却唾一口,暗骂一声:“dangfu!”以皇储亚三的妻子达格玛为代表的女眷们更排斥卡佳,尤其当她亲亲热热地称呼亚二为:“萨沙。”(亚历山大二世的昵称)的时候。但我们也能理解,作为正妻,谁会喜欢一个小三上位的后母呢?感觉亚历山大二世就像是诅咒了自己,上帝很快就剥夺了他的幸福日子。在婚礼8个月后,亚历山大二世遭到民意党人扔炸弹袭击,当日下午就驾崩了。在得到沙皇遇刺的消息时,卡佳尖叫一声,一头栽倒在地上昏了过去。而在葬礼上,卡佳剪下一撮头发,放到亚二的手中,用来祭奠他们的爱情。

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树梨花压海棠

亚二离世

可能亚历山大二世冥冥中自有感觉,所以在他和卡佳结婚后不久就下诏封多尔戈鲁卡娅为特级公爵夫人,赐姓名尤里耶夫斯卡娅,授予她的亲属和后代法律特权,世袭罔替。不论亚二对老婆玛丽亚是多么渣,但对卡佳却是一腔热忱,他在临死前还要求自己的继任者亚历山大三世好好对待卡佳。

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树梨花压海棠

叶卡捷琳娜·多尔戈鲁斯卡娅

作为帝国的继承人,亚历山大三世平时对卡佳的态度还算不错,不像他妻子达格玛那样讨厌的明明白白。所以他的父亲亚二放心地将自己的新妻子托付给儿子,想让儿子奉养。不得不说,亚二想得太好了,作为玛丽亚的亲儿子,怎么会真心对待气死母亲的卡佳呢?在亚历山大二世去世后不久,亚三就把卡佳和她的儿女们撵出了冬宫。亚三提出皇室可以每年给他们一家养老金,条件是要她离皇室越远越好。

在这样的情况下,多尔戈鲁斯卡娅带着自己的儿女搬到法国巴黎居住。33岁时,她失去了丈夫,但本人挺长寿,直到1922年才去世,享年75岁。

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树梨花压海棠

叶卡捷琳娜·多尔戈鲁斯卡娅

说实话,多尔戈鲁斯卡娅的生活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窘迫,她拥有340万卢布的个人养老基金和20名女仆,在闲暇的时候开始写她和亚二的回忆录。罗曼诺夫一家对卡佳和她的孩子们不屑一顾,但在皇朝倾覆的时候,他们却幸免于难。

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树梨花压海棠

罗密·施耐德在1959年的《卡蒂亚》中饰演卡佳

卡佳和亚历山大二世的这段感情曾经几度被搬上大荧幕。1938年的电影《卡蒂亚》就曾经将这段感情描述得十分凄婉动人,而在1959年,这部电影又被重拍了,演员大家都很熟悉,就是因为出演《茜茜公主》红遍全球的罗密·施耐德。

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树梨花压海棠

叶卡捷琳娜·多尔戈鲁斯卡娅

如果抛开可怜的皇后玛丽亚不提,这段感情确实曲折动人又充满悲情。亚历山大二世和卡佳这段旷世奇恋简直可歌可泣。风流了一辈子的沙皇在与卡佳在一起后就再没有了其他情人,可以说他对卡佳的感情真挚又深切。但是,将原配加进来之后,这份感情就完全变了味道。尤其是卡佳搬入冬宫后的种种作态,几乎是将那可怜的原配直接逼上了绝路。这就让人忍不住鄙夷他们俩了,真爱固然无罪,但是人类难道不该给自己的道德拉一条底线吗?

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树梨花压海棠

年轻时候的玛丽亚画像

在与卡佳情意缠绵的时候,或许亚历山大二世早已经忘掉当年那个一见倾心,宁愿放弃王位也要娶回家的娇俏少女玛丽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