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文学
关于爱情(小小说)

林晓峰终于离婚了。

若不是遇上丁雨佳,他没这份勇气。苦苦挨过数月,丁雨佳也拿到了离婚证书。两人一合计,决定

先把结婚证办了,至于婚事,那得等说服了双方家人,日后再做打算。

要说这林晓峰,确实也够苦大仇深。自己好赖是个机关科员,偏偏老婆是个母夜叉,成天凶巴巴的,哪能有什么感情。

前不久单位来了个文员,年轻漂亮,名字就叫丁雨佳。虽说这林晓峰和丁雨佳都已结过婚了,但听说丁雨佳的老公姚兵有个嗜好,有事没事爱拿老婆撒气打着玩。如此,林、丁二人便同病相怜,相处融洽,日久生情。

这天,林晓峰和丁雨佳相约一同去办结婚证,半道上猛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呼喊:“杀千刃的,你俩给我站住!这离了才几天啊,就熬不住了……”

两人回头一看,林晓峰的前妻季云拎着把菜刀,杀气腾腾地追赶上来,劈手就抡了林晓峰一个大嘴巴。

林晓峰拼命夺下了菜刀,季云又朝丁雨佳猛扑过去,不容分说,两个女人扭作一团。

突然,俩女人扭打到一个丢了铁盖的下水道旁,“呼啦”两人全都掉到了洞里。

两个女人抓着洞壁向林晓峰求救。丁雨佳泪水涟涟:“晓峰,快拉我上去呀,我害怕。”

季云也吓哭了:“当家的,你快拉我上去,好歹我俩夫妻一场!”

林晓峰没时间多想,一伸手,使劲将丁雨佳拽了上来。当他再伸手去拉季云,季云已把持不住,失手急速下落。

下水道里传来季云的惨叫,继而,惨叫之声渐淡渐远,变成了一串狞笑,余音袅袅:“姓林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哈哈哈………”

林晓峰吓出一身冷汗。翻身惊起,却发现自己好端端地躺在床上,那不 过是个恶梦。

林晓峰摇了摇脑袋,想驱走恶梦的困扰。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一声轻鸣,丁雨佳发来一条短信,问他准备好了没有,今天是他们约好去办结婚证的日子。

林晓峰和丁雨佳在物资大楼前碰面,两人手拉着手,亲亲热热往民政局去。

突然,丁雨佳眼尖,她看到买菜回来的季云正朝这边走来。二人刚想回避,谁料那季云早已把他俩看在眼里,还似笑非笑地迎了上来:“哟,瞧这架势,是要去办手续了吧?这离了才几天啊,就熬不住了?晓峰你也别拿眼来瞪我,我知道,这事也不全赖你,都是这狐狸精先勾搭的…..”

“大姐,你说话尊重点。”丁雨佳有点生气了。季云“咚“地就将菜袋子撂在地上,推推搡搡拉拉扯扯就跟丁雨佳冲突起来:“我说话咋不干净了?你不就是狐狸精….”

林晓峰猛想起梦里的情形,忽然,他看到不远处一个没上盖的下水道,来不及拉架先惊呼起来:“季云,雨佳,你们小心啊…..”

岂料,林晓峰话音未落,就感到自己的身体像是飘了起来,接着,就似有一把重磅榔头猛击了他的脑袋,林晓峰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林晓峰苏醒的时候,眼前一片翠绿。一些很大的叶子和很粗的枝干蔓延在它周围和脚下。放眼望去,眼前是他所熟悉的城阳市,而他,也不知怎么搞的,攀在了一棵大树上。

此时,林晓峰看到他脚下,地面上,一辆救护车呼啸而来,救护人员正把一个窗户半开着,可是,他却没见着丁雨佳,屋里有一个男人,正背对着他摆弄着什么。

林晓峰换了 个角度,这回他看清了,那个人正是丁雨佳的前夫姚兵,一个还算帅气的男子。

眼下,姚兵正一张一张焚烧他和丁雨佳的照片,脸上满是泪水:“小佳,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其实我只是想要男人那点可怜的自尊,其实心里真的好怕失去你。现在,你还是走了,我好悔….”

林晓峰多少有些震动,他不知道这个男人竟如此在意雨佳。忽然,他的心情变得复杂起来:如果没有他林晓峰的出现,或许他们是很般配的一对。

林晓峰去了很多地方,都没能找到丁雨佳。他感到很累很累。

这天,林晓峰在街上看到一个背着书包,放学回家的小女孩,便飞过去,栖落在她肩头。小姑娘惊喜地捧他在手里:“小鸟小鸟,你是不是喜欢我呀?我带你回家吧。”

这小姑娘便是林晓峰的女儿,她把他带回家里,喂他吃米。在自己的家里,林晓峰看到原来的妻子季云消瘦了一圈,她正坐在地板上,一双一双地擦皮鞋,擦完了又熨西装。柜子里的衣物满满当当,一尘不染。这些都是林晓峰的东西,想当初,林晓峰穿着锃亮的皮鞋,笔挺的西装外出办事,从没想过这些都是妻子十多年如一日,把他打理得光鲜、体面。

“当家的,咱没文化,脾气又倔,总跟你使性子。其实我心里不知有多疼你哩….你要是不记恨我呢,就喝口汤吧,你生前最爱喝….”

季云用沙锅炖了笋干咸肉汤,对着林晓峰的遗像唠唠叨叨。

林晓峰突然有些动情,情不自禁流下泪来。说来也怪,林晓峰的身子开始舒展了,慢慢地睁开眼睛,他一把抓过季云的手,贴在了脸上:“季云,….…”

然而,那是一双细腻而光洁的手,林晓峰定睛一看,眼前泪流满面的人不是季云,而是丁雨佳,而他则躺在一所医院的病房里。

“晓峰,你醒了,真好!”

丁雨佳说,林晓峰昏迷了整整五天,今天是第六天。

林晓峰很茫然,他无从向她诉说这些天,他的意识都经历了什么。眼下,他急于知道事情的真相,丁雨佳这才叙说起来。

原来,当时季云与丁雨佳推推搡搡,林晓峰一个劲地叫她们小心,却没留意他身后一辆失控的重型卡车疾驰而来。丁雨佳吓呆了,还是季云眼疾手快,奋不顾身冲上前去,一掌推了林晓峰一个大跟头。林晓峰的头重撞在水泥柱上,当场昏厥。而季云摔倒在地,卡车从她身上碾过。

季云姐下肢没了,她,怕是要终身瘫痪…..

林晓峰惊得目瞪口呆,翻身爬起来让丁雨佳领他去看季云。

隔着特护病房的窗户,林晓峰看到季云正静静地躺在床上输液。林晓峰正要不顾一切地冲进去,丁雨佳突然把将他牢牢抱住。

“等等,晓峰。”她说,“你说,我还是你的月亮吗?”

林晓峰顿时意识到,这门里门外,就像两个世界,他必须直面两种截然不同的选择。

少时,林晓峰承诺道:“雨佳,我一定会娶你的,但你要答应,我们要照顾季云一辈子!”

雨佳笑了:“她会心安理得地接受我们的怜悯和报答吗?何况,你们曾经是夫妻。”

“谁怜悯她报答她了?我,我….”林晓峰一时语塞了。

“听我说,晓峰哥,你永远都是我的太阳,我也是你的月亮。可是,太阳和月亮都有他们各自的家呀。爱情大概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浪漫,但她分分秒秒都在我们的血液里,骨头里。答应我好好照顾季云姐,不要忘记我,哥……”

丁雨佳笑着流泪,倒退着一步步离去,终于,她转身奔跑出去。

林晓峰紧追几步,他看到了,病房外,一棵高大的榕树下,姚兵和他们的儿子正在等着她。

季云的病房里,一捧百合花正在怒放。

林晓峰一步步走向她的床位,单膝跪地握紧了她那满是茧子的手:“老婆,我回来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隔壁病房里传来了一首网络歌曲,那略带忧伤,而又青春飞扬的歌声,刚好落在他们的心坎上:

意外的美丽未必是爱情,但注定是你生命里一道风景。我与你邂逅在梦境之外,遥远的黎明,掌一盏灯助你风雨远行。别再为了寻梦,去做一只小小的鸟,爱情啊!她与你不期而遇,竟如同时间匆匆流过,由指缝间悄然滑落……

作者:许永礼